專長取向

根據每個來到我諮商室的客戶的需求和特性和對諮商的期望,我會選擇最適合的取向,或在和客戶討論之後用客戶最想要、最舒服的方式進行。

我的諮商取向偏向後現代的敘事治療。如果用武俠小說來比喻,這是種很有「內力」的諮商取向,不以專家的姿態居高臨下的去「診斷問題」,而是以其獨特的對話方式,共同和客戶一起發現案主生命裡未被看見的智慧和力量,在客戶是「自己生命的專家」的前提下,讓人有空間經由改寫自己的生命故事,和生命的動力連結,令生命出現「翻轉」的力量

自我關照」和「自我安全感」的諮商是我另一個重要的取向,運用 Self-compassion「正念自我關懷」這個滋養、充盈的概念帶領客戶給予自我內在需要的愛和照顧,迎向成熟、安心、被愛、自由而完整的生命。這個類型的互動方式除了談話以外,也包括正念元素(mindfulness)、靜心冥想和自由書寫的形式,這個取向的效果也有大量的研究證據證實對心理健康、心理成長、幸福生活和成就動力等方面,都有顯著的成效

我在荷蘭接受的諮商專業訓練內容著重認知治療,因此在適當情況下,我也會合併運用目前這個荷蘭主流的心理療法,例如認知行為療法 (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)、基模治療(Schema Therapy)等認知取向的諮商方式。